娄底双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朱耀祥

纪念馆:www.xazjw.com/TT486675824
本馆由[ 立马横刀]创建于2022年06月23日

娄底59岁交警突发脑出血去世,对妻子的那句承诺无法兑现了

发布时间:2022-06-23 18:30:22      发布人: 立马横刀

6月20日是娄底中考的最后一天。原本,朱耀祥会像往常一样,在考点处为学生们护考,对每一位大巴车司机说“不要穿拖鞋啊,车开慢点”。但是,他没有机会再站上岗位——几天前,因突发疾病逝世,生命定格在了59岁。



朱耀祥生前为双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6月14日一早,他被同事发现闭着眼睛靠坐在办公椅上,任凭他们如何叫唤,他再也没能睁开眼睛,经医院诊断为脑疝引发大面积脑出血逝世。



接到噩耗,众人不敢相信,也不愿去相信。这其中,有他的同事们、妻儿,也有他护学考点的副校长。通过众人的讲述,朱耀祥逝世前的生活图景得以重现。



△朱耀祥生前的警礼服照



逝世前为护送学考工作跑了4趟



朱耀祥手机里最后一通电话,拨给了三塘铺镇分管政法的党委委员朱新建,那是6月13日下午4时14分。“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好从法院出来,走到县政府门口。”朱新建回忆,在那之前,镇里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他问我事发路段其中一个路口的监控摄像头是村里的、农户的,还是公安的,找我确认一下,我们还聊了一会儿校车管理方面的事。”



这通电话的通话时长为2分49秒。此后,再有人拨打朱耀祥的电话,均被提示“无人接听”。



6月13日是双峰县高中学生进行学考的日子。在接这通电话之前,朱耀祥一直在参加护送学考的工作。学考考点为双峰一中和曾国藩实验学校,朱耀祥负责双峰二中学子们到考点的护考工作。刘建琪是双峰二中副校长,他介绍,当天朱耀祥一共跑了4趟。



“他从青树坪镇的二中队出发,先到了考点。学生考完后,又从考点接高二学生回到二中,下午又送二中的高一学生到考点,最后再回办公室。”等到朱耀祥将高二学生接回二中时,已经是当天下午1点半了。下午2点8分,高一学生又被送往考点。



38分钟的时间对朱耀祥来说稍显仓促,他与同事们狼吞虎咽吃了几口盒饭后,又去整理车队了。“51辆车,他都是自己逐一检查的,还交代每一位司机,开车的时候不要穿拖鞋,转弯的时候要打转向灯,不要超速……”在刘建琪看来,朱耀祥做事认真细致,一直都让人放心。



6月14日上午,得知朱耀祥去世的消息,刘建琪有十多分钟讲不出话来。他说:“我一直在想是怎么回事,前一天还和我一起共事过的伙伴,怎么会出这样的意外。”



同事踹门而入,发现他已经没了反应



朱耀祥的同事、双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二中队辅警汪志勇回忆,6月13日下午,他和朱耀祥以及另一名辅警邓海秋,一起从考点返回办公室。“一开始是耀叔开车,中途经过一个红绿灯路口时,我先下了车。”汪志勇说,不一会儿,下午2点55分,他接到朱耀祥电话,“耀叔说他身体不太舒服,之后我又过去开车回中队。”



下午3时17分,车辆到达中队,汪志勇发现坐在副驾驶的朱耀祥睡着了,就轻轻地喊了两声“耀叔”。“他慢慢醒了过来,问我到哪了,我说到中队了。”随后,两人一同上楼,汪志勇看着对方进了办公室。“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竟是最后一面。”



第二天早上8点多,汪志勇还在单位附近吃早餐,就接到了中队长曹卫军打来的电话。电话中,曹卫军说:“志勇,你打个电话给朱队长,我打他的没打通。”随后,汪志勇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单位赶。“到了单位后,我们发现耀叔办公室的门是锁着的,但能听得到手机铃声在响。”意识到情况不对,汪志勇给曹卫军回了电话,得到踹门的指示后,他将门踹开。但是,眼前的景象让众人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耀叔坐在椅子上,双眼闭着,双手垂着,头向右边耷拉着。”那一瞬间,汪志勇的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呆住了。”随后,同事们拨打急救电话,医护人员在3分钟之后赶来,在摸了朱耀祥的脉搏后,摇了摇头。最终,经医院诊断,朱耀祥因脑疝引发大面积脑出血而逝世。



朱耀祥的工作单位在青树坪镇。现在,他办公室的陈设还保持着原样:桌上摆着书籍、工作记录本和一副眼镜,房间一角挂着警服、警帽、两把雨伞以及用于洗漱的毛巾,下面还放了一双雨靴。“他每一天的工作记录都很详细,即使那天休息,也会写上‘休息’二字,唯独6月13日这天是空白的。”曹卫军说完便哽咽了。



△6月20日,罗雪梅翻看与老公朱耀祥一起拍的视频



无法兑现的承诺:曾对妻子说“退休后一起出去玩”



朱耀祥的妻子罗雪梅今年57岁。丈夫的意外离世,给她带来深深的悲痛。“我们是1988年2月份结婚的,到今年有34年了。”罗雪梅说,30多年来,夫妻俩只一起出去过两回,分别去了贵州和云南。其实,丈夫还有9个月就退休了。



△罗雪梅与朱耀祥的合照



罗雪梅深知在一线工作的交警有多么不容易。“每次去上班,我都会对他说,他只要平安回家,我就很高兴了。”不过,罗雪梅也有“唠叨”的一面:她会千百遍地叮嘱丈夫在夜里巡逻时要穿好反光背心,吃饭要规律。



今年警察节前夕,朱耀祥穿上了崭新的警礼服。他难得在家里拍了照片,还问罗雪梅“好不好看”。照片中,朱耀祥从头到脚一身警礼服,笑得十分开心。



儿子朱智也将父亲的辛苦看在眼里。“我一直对他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天天这样早出晚归、这样拼命,很多年轻人都做不到。”朱智说,父亲每次都是笑呵呵地对自己说:“现在还能干就继续干,学到老做到老嘛,以后退休了随便怎么玩都可以。”



朱耀祥也曾不止一次地对妻子说“等到退休了,我就带你出去玩,想玩多久玩多久”,罗雪梅总会说“你不要骗我哦”。“退休后一起去旅游”原本是罗雪梅最向往的事,现在,它却成了朱耀祥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



在整理朱耀祥的物品时,罗雪梅发现衣柜里还有丈夫穿至褪色的警服,以及吊牌都还没来得及剪掉的新衣服。“他过得很节俭,衣服是过年过节的时候买的,他一直舍不得穿。”



朱智如今在当地的应急指挥中心工作。他说,父亲对自己影响最深的,就是教会自己要少说多做。“他是那种做任何事都要做到最好的人,这是我的目标,我还在努力中。”



到过这里的访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