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惠州市龙门县29岁女孩潘丽芬

纪念馆:www.xazjw.com/TT567571531
本馆由[ 大地寻梦]创建于2022年06月22日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发布时间:2022-06-22 19:22:47      发布人: 大地寻梦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原创2021-08-08 14:28·红星新闻

“发出来前,给我看一下?”

今年7月底,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潘丽芬家时,她正给屋前的花草浇水,记者对她随手拍了几张照片。

她选择戴帽子那张,并手机美颜后才传回给记者。见记者保存经她选择和美颜的照片后,她满意地笑了。

下潘村是广东省惠州市龙门县平陵街道路滩村辖下的一个村小组。1992年2月的一天,潘丽芬刚满月,在下潘村附近的矿区里,有对湖南籍夫妇将她送给了潘金洪夫妇。今年2月,潘丽芬被医院诊断为肝恶性肿瘤。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潘丽芬在老家门前

迄今为止,她已进行五次化疗,耗掉20多万元。潘丽芬丈夫出了几万块钱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养父母的支持下,潘丽芬通过寻亲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但除去视频通话中的寒暄,亲生父母对女儿的困难也感到无能为力。

每天一早,潘丽芬都在转发那篇题为《帮帮我!让身患肝癌恶性肿瘤的我在人世上活下去!》的筹款介绍文。转发时,她不忘给自己打气:“加油,姑娘!”筹款目标金额是30万元,但截至记者发稿,筹到金额仅4918元。

7月29日,面对红星新闻记者,在互联网上阳光、乐观的潘丽芬并不乐观,她说:“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希望好好活下去。”

潘丽芬所属的路滩村委工作人员称,潘丽芬可以通过申请临时救助和低保的方式来缓解家庭压力。但对于她治病的开支来说,还是杯水车薪,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

变故:身怀六甲被诊断出肝癌

今年2月,29岁的潘丽芬感到腹部疼痛,伴有腹胀、恶心等症状。开始,她以为是肚子里的“小家伙”在折腾使坏。

去年9月,她和本县的罗先生恋爱,不久潘丽芬就怀孕了。3个月后,即2020年12月,他们在双方亲戚的祝福中结婚。

拥有小家后,他们对孩子的出生充满期待。今年1月28日,他们到平陵街道计生办领取《生育登记证明》。证明显示:孩子的预产期在今年6月。

遗憾的是,变故出现了。

早前,潘丽芬到地方医院看病时,医院一直将她的症状当作胃痛来治,并开了不少胃药和止痛药。

今年2月,丈夫罗先生将潘丽芬送到广州华侨医院检查,《疾病诊断证明书》显示,潘丽芬被广州华侨医院诊断为肝恶性肿瘤(cT4N0M0IIIB期)。当晚,潘丽芬疯狂给亲戚和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帮忙安排后事。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潘丽芬被广州华侨医院诊断为肝恶性肿瘤

“第一次住院治疗,花8万多元,报销1.9万元。”潘丽芬说,此外,每次化疗费用是2至3万元,需住院7至9天。

今年7月9日,第五次化疗出院。收费票据显示费用为38669.97元,扣除报销部分,需缴纳23841.07元。

迄今为止她已进行五次化疗,耗掉20多万元。20多万元中,潘丽芬丈夫罗先生出了几万块钱。

“第一次住院,根据病情需要,医生建议把孩子流掉。”潘丽芬说,孩子流掉后,丈夫来陪护过两三次,此后再没出现。“可能担心人财两空吧。”她叹了口气。

丈夫罗先生回应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是绝情之人,只因“拿不出钱来了”。“我爸妈就是个卖菜的,我现在也是‘开滴滴的’,一个月就4000多元。”他说。

潘丽芬的父母是下潘村农民。他们种了十多亩地,其中四亩是自家的,其它是“捡”别人不种的来耕种。

父亲潘金洪告诉红星新闻,家里主要种植水稻和花生,辛苦劳作一年总收入大概1万多元。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生病前的潘丽芬

随着治疗费用增加,潘丽芬只好将她的小车卖掉。这是她打工赚到的第一部车,花十多万元买的。车子买了三年,刚月供完就卖了,卖时只有7万元。

被卖掉的,还有母亲刘新连送给她的一对镯子、一只戒指。“我结婚时,妈妈花1.2万元买的,我亏几千元就处理掉了。”潘丽芬说,缺口还是很大,医生说需要化疗八期才能动手术,预计后续治疗还需20至30万元。

寻亲:“我就是她父亲”

今年4月的一天晚上,犹豫很久,潘金洪和刘新连还是开口了。

“你想不想找你爸妈?”潘金洪说。“爸!你说什么呀?”潘丽芬笑笑。刘新连也一脸严肃:“我们是认真的。”

潘金洪和刘新连并不是潘丽芬的亲生父母。1992年2月的一天,潘丽芬刚满月,在下潘村附近的矿区里,有对湖南籍夫妇将她送给了潘金洪夫妇。

潘金洪告诉红星新闻,领养潘丽芬前,他老婆生了两个儿子。一天,邻村一个在矿区捡煤渣的妇女问他:“矿上有对湖南籍夫妇打算将刚出生不久的女儿送人,有人领养吗?”

潘金洪喜出望外。“我也想领养个女儿。”潘金洪和妻子商量后,决定领养这个女孩。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潘丽芬的养父母

“我们拿十几斤大米,带一只鸡,封200元红包,当是给她(生母)的营养费。”潘金洪夫妇向红星新闻回忆29年前的领养经过。

此后,女孩的生母曾到过下潘村,但没去潘家。那年,外地人在矿上打群架,生母跑到村里的祠堂躲起来,“听说她在祠堂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走了。走后,我才知道。”潘金洪说,领养时双方约定孩子18岁以后,亲生父母才可去看,“担心见了亲生父母,孩子不好带。”

亲生父母信守承诺,潘丽芬18岁前,他们从未登门拜访,但18岁以后至今的11年,潘丽芬也没见亲生父母造访。

其实还在读小学时,潘丽芬就知道自己身世。

“村里八卦多,父母(养父母)后来也告诉过我实情。”潘丽芬说,2014年,她曾有寻找亲生父母的念想,为此,她还到妹妹家商量,但妹妹没有这个意愿。

此外,养父母没主动提出,她也担心自己主动提出,养父母会伤心,所以这事就这样耽搁了。

前述提及的妹妹,是和潘丽芬同父同母的亲妹。

潘丽芬被亲生父母送给潘金洪夫妇后的次年,即1993年,其亲生父母又生了个女儿。和潘丽芬一样,这个女孩被送给高树堂的一户人家。

高树堂是广东省惠州市龙门县平陵镇下属的村子。“高树堂离我家近,就1公里多。”潘丽芬说,妹妹和她长得很像,还是一个学校上学的,彼此都认识。

上学时,潘丽芬曾到妹妹家找过她,但妹妹并不热情,后来也就没再联系。

“潘丽芬生病后,很多同学都来看她,但她妹妹至今没来过。”潘金洪告诉红星新闻,“很近的,她不可能不知道。”

“她可能有自己的想法吧?”潘丽芬安慰着说。

在养父母的支持下,潘丽芬决定寻亲。通过“宝贝回家”公益组织,她发布了寻亲消息。今年4月,《潇湘晨报》也对此进行报道。

6月11日,湖南省常宁市一男子主动给该报记者回复电话称:“我就是她(潘丽芬)父亲。”

男子叫李春生,湖南省常宁市官岭镇富贵村人,今年56岁。

“生她前已生两个女儿,就是想追个儿子”

李春生和潘丽芬联系上以后,还进行过视频聊天。第一次视频时,李春生歪着脑袋,不敢正视女儿。

不过,潘金洪还是很快认出他:“29年了,有些变化,但能认出来,就是他。”

今年8月初,红星新闻记者在湖南省常宁市官岭镇富贵村找到李春生时,他正坐在轮椅上,看着门前过往的车辆和行人。

妻子徐春爱则拿着个小碗,追着4岁的孙子喂饭。孙子“咯咯”笑,边跑边回头看被自己抛在身后的奶奶。

当记者掏出手机向李春生展示在潘丽芬家拍摄到的画面,“这是我女儿的养父母!”他吃惊地看着记者。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潘丽芬亲生父母的家

介绍来意后,他内心逐渐平复下来。“以前,她养父母家的条件不错,有个手扶拖拉机,好像还有个东风牌汽车。”李春生问记者,“现在,他还住在那个地方吗?”记者点点头:“他现在的家境也很一般。”

当时,正是感觉他家条件不错,李春生才把女儿送给他。“我也没要他的钱,只要对小孩好就可以了。”李春生提及当年接连送孩子的事——“生她(潘丽芬)前,我已生两个女儿,就是想追个儿子。”

1989年,李春生夫妇随老乡到位于广东省龙门县平陵街道的矿区打工。1992年1月16日,他妻子生下了第三个女儿,也就是后来转给潘金洪领养、取名潘丽芬的女孩。

一年后,即1993年,李春生夫妇又生了第四个女儿。不久,他们也将这个女儿送给矿区附近高树堂村的一户人家。

“我想,女孩子以后也是嫁人的,迟早是别人的。如果有条件好的人家领养,总比跟着我们好。”李春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连续送出两个女儿后,1995年,李春生夫妇的第五个孩子出生了。这回,他终于等来一个男孩。

没如李春生所愿,儿子只读到初中,“目前在家玩电脑、帮人家做网购,没挣几个钱,让他出去打工也不去。我天天骂他,但他不听话!”

当年将两个女儿送出后,曾约定孩子18岁去看她们,但他们没去。“孩子不到18岁时,我老公出事了,变成残疾人。”妻子徐春爱告诉红星新闻,1995年,儿子在龙门县的矿区出生不久,因矿区的湖南、湖北籍外来工打群架,他们就离开惠州前往韶关市的矿区打工。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潘丽芬的亲生父母,生父李春生因矿难下半身瘫痪

2005年5月10日,在韶关的矿区作业时,李春生遭遇塌方。“一吨多重的矿石掉落后朝我滚来,压到我了。屁股以下的地方不行了。”李春生说。

在韶关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两个多月后,李春生转入当地的董塘中心卫生院继续治疗近3个月。2005年10月10日,董塘中心卫生院出具的出院证明显示,李春生被医院诊断:1.爆裂性骨折,内固定术后。2.截瘫。3.泌感。

纠结的亲情:“你有个妹妹在惠州,你愿意认她吗?”

这次意外发生后,矿区负责李春生的治疗费。“当时治疗花了10多万元,出院后,老板赔了18万元。”李春生告诉红星新闻,2006年,他拿了其中的12万元买下现在这栋沿街的三层楼,“当时,主要考虑到家人买菜照顾我也方便。”

富贵村本是富贵乡政府驻地,后来乡镇整合,富贵乡被并入官岭镇,富贵乡政府驻地又变回富贵村了。这样,即便拥有临街铺面,但店里售卖的花圈、木凳、桌子等,也没挣到几个钱。

“花圈每卖一个能挣20多块元,但卖的人太多了,一年就卖十来个。”李春生妻子徐春爱说,“现在农村也不用木凳、木桌了,家里现在还有几年前的存货,没卖出去。”

2005年矿难后,一直是徐春爱负责李春生的吃喝拉撒。徐春爱提供的病历本显示,自2005年丈夫遭遇矿区塌方致残后,陆续在医院住院治疗,最近一次是2020年10月28日至11月23日,在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进行手术。

“这次手术花掉8万元,全是老大、老二两个女儿负责。”李春生说,为避免感染,这次手术对他早前因矿难瘫掉的左腿给截肢了。

“下身不行了,但我上身很好。”李春生说,如果潘丽芬需要换肝等器官,他可以捐出去。

潘丽芬直言,寻亲有两个目的:一担心自己来日不多,不想留遗憾,希望见亲生父母一面。二如果经济允许,希望亲生父母或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有能力就帮一下,没能力也没关系”,因为养父母这边早已负担不起。

提及经济问题,李春生有点为难。2005年遭遇矿难后,他就成了家里累赘,需要家人照顾,经济上还需儿女接济。

但李春生希望能去广东见见潘丽芬,只是行动不便,他上厕所也需要有人照顾。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常宁市官岭镇富贵村

负责照顾着他的徐春爱并不愿去广东。她说:“我晕车。”

“如果坐火车会不会好点?”记者问。徐春爱说:“从家里到衡阳火车站,或到广东后,也还要坐汽车才能到龙门县。”

地图导航显示,徐春爱的家到衡阳火车站有100公里,车程1个小时40分。

和记者结束对话后,徐春爱出门了。李春生说:“以前,她不想送小孩,但我坚持送,她有心结打不开。”说着,李春生朝自己胸口指了指,“提及她们(两个已送人的女儿),她也会流泪的。”

李春生将潘丽芬从未见过面的两个亲姐和亲弟等至亲的电话,抄在一张烟盒纸皮上,拍照后,传给了潘丽芬。

通过电话,潘丽芬试图添加其中一个姐姐的微信。“我备注了‘妹妹’,加两次,但她没通过。”潘丽芬尴尬地笑笑,“其他的,我也不好意思打电话,我现在毕竟是这个样子。”

就潘丽芬的情况,平陵街道党政办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目前,我们还没掌握这方面情况。”红星新闻记者和潘丽芬所属的路滩村委联系,分管民政工作的刘委员告诉记者,她可以通过申请临时救助和低保的方式来缓解家庭压力。但通常情况下,临时救助一年也就是5000元。此外,如果家庭总收入符合低保条件的话,每人每月是给予850多元的补助。但对于她治病的开支来说,还是杯水车薪,所以也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

“弃儿”潘丽芬:重病时期的亲情

病床上的潘丽芬

这两天,潘丽芬又要去广州化疗了,她在朋友圈连续几天发布寻找顺风车的消息。事实上,她丈夫有车,是开“滴滴的”。

“3个月前,他就不理我了。”潘丽芬说,前些日子,家婆(注:婆婆)给她打了电话,说找人算命,算命先生认为潘丽芬和她儿子“八字不合”。

“结婚前为什么就没去算?为什么不说八字不合?”挂断电话,潘丽芬嘀咕着,“她不就是想逼着我去离婚嘛?”

对彼此的今后,丈夫罗先生告诉红星新闻:“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如今在医院化疗,是潘丽芬的养母在医院照顾她。“我妈一个农民,连电梯都不会摁,外卖也不敢去接。”潘丽芬说。

潘丽芬的亲姐目前在深圳上班。一天,记者询问:“你有个妹妹在惠州,名叫潘丽芬,你愿意认她吗?”

她没有回复。

红星新闻记者 韦星 发自广东惠州、湖南常宁

编辑 任江波



到过这里的访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