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惠州市龙门县29岁女孩潘丽芬

纪念馆:www.xazjw.com/TT567571531
本馆由[ 大地寻梦]创建于2022年06月22日

广东寻亲患癌女子已经离世,留下遗书给养父母

发布时间:2022-06-22 19:23:58      发布人: 大地寻梦

广东寻亲患癌女子已经离世,留下遗书给养父母

2022-06-22 09:31:37 [来源:潇湘晨报] [编辑:夏博]

字体:【  

“下辈子还做你们的女儿”

广东寻亲患癌女子已经离世,留下遗书给养父母

潘丽芬生前照。

记者曹伟实习生吴梦雨长沙报道

“已经走了,走了。”6月21日,潘金洪接通记者电话时,哽咽着确认了养女潘丽芬的死讯。

去年4月,因担心自己患肝癌将不久于人世,广东惠州市龙门县的潘丽芬通过寻亲组织“宝贝回家”联系到潇湘晨报记者,希望寻找自己的生父母。报道发出一个月后,衡阳常宁市的一名男子李春生联系到记者,称自己就是潘丽芬的生父,后经DNA比对予以了确认。但遗憾的是,今年5月9日凌晨,潘丽芬因病情持续恶化去世。

患肝癌后找到了生父母

去年4月,1992年出生的潘丽芬告诉记者,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抱养的。她出生时,生父母正在龙门县一个煤矿打工,因为她还有两个姐姐,所以生父母将她送到了养父母家,并约定等她18岁以后再来看她。送走潘丽芬后,她的生父母还生下了一个女儿,将其送到了隔壁村,不过潘丽芬几乎和这个妹妹没有联系。

潘丽芬的养父潘金洪还有两个儿子,都比她大六七岁。潘金洪夫妻俩一直想要个女儿,所以对潘丽芬也是十分疼爱。“小时候她比较调皮。”潘金洪说,女儿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去了村子附近的小工厂打工,偶尔会去深圳找在那里打工的哥哥玩。2012年网络直播兴起后,她当起了一名网络主播。后来,她结婚了。

去年年初,怀孕5个月的潘丽芬感觉腹痛难忍,先去了当地医院检查,后又在广州的一家医院被确诊为肝癌。无奈之下,潘丽芬只能引产。去年的一份诊断证明显示,潘丽芬为肝恶性肿瘤,乙肝小三阳。她说,自己从小就患有乙肝,平时会定期体检,其他方面都正常,肿瘤恶化应该是怀孕诱发的。

潘丽芬曾告诉记者,最难熬的是确诊初期,一是因为才引产不久,二是因为肿瘤有出血。之后,她还做了几次化疗。

女儿患病后,潘金洪和妻子心中有些隐忧,他们想找到潘丽芬的生父母,在和女儿提及后,女儿表示同意。

“她之后可能还要做移植手术。”当时,潘金洪说,如果能找到生父母,一方面能让女儿见见他们,另一方面,万一女儿将来手术有需要,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可能能够提供帮助。

去年4月,潘丽芬通过寻亲组织“宝贝回家”找到记者,在寻亲报道刊发一个月后,一名来自衡阳常宁市官岭镇的男子李春生联系到记者,称自己就是潘丽芬的生父,后经DNA比对确认了这一点。

李春生说,潘丽芬是他们的三女儿,她还有两个姐姐,当年他和妻子在广东龙门县的煤矿打工,并在那里生下潘丽芬和另外一个女儿。后来,他们又前往韶关一个矿区打工,在那发生了一些变故,身患残疾。离开韶关后,他们回到老家,又生下了一个儿子。

曾起诉丈夫不管不顾,要求法院判决离婚

潘丽芬此前告诉记者,在得知患病后,她心态很不好,但后来经过慢慢调整,想通了很多。即使病重,她有时还会在朋友圈发一张自己的自拍,还用美颜相机加一个贴纸。

但经济问题一直在困扰着她。去年,潘丽芬联系到记者时,已经花了近20万元医药费,后续费用无法估计。她说养父母都是务农,无法承担如此高昂的治疗费用。

潘丽芬还曾表示,丈夫在自己引产后,在医院陪护了她几次,出了几万元医药费,但后续再也没有出现过。出院后,她住回了养父母家。“大概是担心‘人财两空’。”潘丽芬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去年下半年,潘丽芬向龙门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她和丈夫罗某离婚以及罗某承担夫妻共同债务14万元中的7万元,赔偿她7万元,给予她经济补偿金6万元。

潘丽芬在诉讼请求中称,2021年2月,她怀孕23周后,在广州一家医院被确诊为肝癌晚期,进行引产手术和8次排除免疫及靶向治疗。后因为病情反复发作,又前往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治疗总计3次,花了共计35万元左右治疗费用。高额医疗费用让收入微薄的家庭陷入困境,为了筹集化疗医疗费,她以9万元的价格变卖了属于婚前财产的一辆小汽车,并于2021年5月27日向表弟借款2.6万元,但这些也不足以支撑化疗治疗的费用。后来,她又通过轻松筹寻求帮助,断断续续获得一些爱心人士的善款,共计8万元左右。后来,实在难以维持化疗治疗及医药费,她又用信用卡,花了11万元左右支付治疗住院费。潘丽芬称,在她确诊后的9个月里,罗某只在她第一次住院治疗期间支付过3.5万元医疗费,就再也不愿承担后续的治疗费用了。

“被告不顾夫妻情分,不照顾,不陪护,对原告及原告家属采用冷暴力,拒接电话、不回信息,失联半年左右,因被告失联行为及被告父母拒绝配合协助原告提供家庭相关信息,致使原告大病二次报销及低保无法申请。被告罗某辩称:同意离婚,但是不同意其他诉讼请求,愿意给经济补偿1万元左右。”此案在今年2月开庭审理,不久后,法院进行了判决。根据判决书,法院审理后认为:双方自由恋爱,恋爱不满一年即自愿办理结婚登记,对对方性格、身体状况等了解并不特别深刻,诉讼中,原告离婚态度坚决,被告亦未挽留并同意离婚,双方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对于原告的离婚诉求,该院予以准许。

法院最终判决两人离婚,夫妻共同债务26000元,由两人各自负担一半,罗某支付3.5万元经济帮助金给潘丽芬。

潘金洪表示,在法院判决后,罗某依旧没有履行判决内容,他们已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去年,罗某回应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是绝情之人,只因“拿不出钱来了”。“我爸妈就是个卖菜的,我现在也是‘开滴滴的’,一个月就4000多元。”他说。

养母在床底发现她除夕夜写的纸条

潘丽芬的寻亲事迹被报道后,其身体情况也一直被很多爱心人士所关心。每隔一段时间,都有爱心人士联系记者询问她的近况,并希望给予她帮助。

潘金洪称,曾有来自多地的爱心人士前往他们家中看望潘丽芬,当地妇联等政府部门也派工作人员给予了慰问。不过潘丽芬的病情在持续恶化。潘金洪称,在今年年初,潘丽芬还曾前往广州进行治疗,但觉得治疗无望,于是回到当地乡镇卫生院进行保守治疗。

在潘丽芬生命最后的日子里,潘金洪夫妇一直守在她身边。到了今年4月份,潘丽芬已经变得很难受,以前很喜欢更新微信朋友圈的她几乎没有再发过什么状态。

5月9日凌晨,潘丽芬断断续续和养父母聊着天。“她担心自己走了以后我们没有人照顾,我安慰她以后的事情不要想,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潘金洪说,女儿最后回了一句“嗯”,就再也没有回话,她的生命定格在那天的5点20分。

这几天,潘丽芬的养母刘新连在整理物品时,偶然在床底发现一张红色纸条,那是潘丽芬在今年1月31日写的,上面写着“妈,爸:我爱你们,下辈子我还做你们的女儿,不要伤心,要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对不起没有孝顺你们到老,我会在天堂保护着你们,平安健康,感谢你们的养育之恩”。这张纸条的落款时间正好是除夕。

“我们之前根本不知道,她也没告诉我们。”读罢,刘新连泪如雨下。



到过这里的访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