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路红军师长王光泽

纪念馆:www.xazjw.com/TT784492353
本馆由[ 封狼居胥]创建于2022年05月25日

红军师长王光泽,消失48年后已成遗骸,铁镣仍钉死在脚踝上

发布时间:2022-05-25 23:50:02      发布人: 封狼居胥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曾红军黔东独立师师长的王光泽同志死了,但他的革命精神并未随着肉体的消逝而化作一抷黄土,他的精神被无数革命者薪火相传,他的不屈品格永垂不朽!

1934年12月,人民英雄王光泽怀着对于共产党的憧憬,死在了敌人的子弹下。然而,由于当时敌人的狡猾,王光泽同志的遗骸并未得到妥善安置。直到1982年,在重庆发现了一具"脚镣遗骸",他便是消失48年的红军师长,王光泽!

王光泽的革命之路

其实,王光泽之所以会走上革命的道路,除了拥有一腔救国救民的热血之外,与他原生家庭的贫困也有着很大的关联。

1903年11月,王光泽于湖南的一个小山村呱呱坠地。逐渐长大的王光泽,聪慧过人,很是讨人喜欢。所以,在他童年的时曾有过自己的私塾老师。然而,并不是天资聪颖便可以走通读书的路子,有时候贫穷就是一个人的原罪,王光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因为家境贫困,哪怕王光泽对于读书求知若渴,仍旧逃脱不了辍学的命运。辍学之后的王光泽,成为了地主家的放牛娃。所幸,他的人生并没有被禁锢在放牛上,过了几年,王光泽离开家乡去学习木工的手艺。

然而,当时的世道是不安稳,忧国忧民的王光泽想要尽全力为国家做点什么。在1926年,已经长成青年的王光泽参加了工农革命运动,由此可见,他的思想觉悟已然是超前的。四年之后,在茶陵县革命地区担任重要职位的王光泽,通过了党组织的考验,正式成为了共产党的一员。

此时,王光泽已然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农家小子,他俨然成为我党的一名优秀的悍将。党员的优秀,我党一直看在眼里,于是继1930年王光泽成为茶陵县赤卫队队长之后,三年内他完成从队长到连长,从连长到营长,从营长到团长的升迁。

每一次升迁,都离不开王光泽的浴血奋战;每一次被提拔,都离不开王光泽象征着军人荣誉的战功。

1934年8月份,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战略';/移长征开始了。为了保证我党长征的顺利进行,党中央先遣派红六军团行进,而此时的王光泽正是红六军团第十八师五十三团的团长。

在长征途中的胜利会师,意味着我党有生力量逐渐强大,这是是我党欢呼雀跃的幸事,然而,对于国民党来说,这是让他们睡不安稳的噩梦。

所以,在1934年10月份,历经艰险,跋涉千里的红六军团与红二军团胜利会师之时,敌人开始了疯狂地打击。此时的国民党领导人蒋介石急眼了,他知道倘若我党挺过这一次灾难会又一次崛起,于是他派遣部队向着川黔边境而来,"趁你病要你命",蒋介石试图在我党刚经历长征之后能力薄弱的时期,给予我党沉重的打击。

然而,此时面对国民党的步步紧逼,我党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开始兵分几路的战略布局。于是,在红二军团与红六军团的领导人商议过后,两军团的主力部队为了保证中央红军的北上而向湘西进军。

为了阻止敌人的追击,将敌人留在在黔东地区,在红二军团与红六军团留下了大约五百战士,这便是由王光泽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拖住敌人,以自身为掩护,吸引敌人的炮火,以保证在红二军团与红六军团的主力部队顺利进军湘西。

王光泽的成名之战

率领中国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师长王光泽在与敌人战略性"兜圈子",掩护我方红军二、六军团的转移时,表现的尤为出色,然而,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成了他的催命符。

在当时我党的中国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只有区区几百人,而敌方的兵力是我方的数十倍,想要在国民党的重兵围困下突围都困难,更何况是要吸引敌人的炮火,掩护主力部队的战略性进军?所以,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人都知道,这一战九死一生。

为了圆满完成任务,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师长王光泽与时任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师政委一同商议,经过缜密详谈之后,他们决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将战争的主动权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当然,倘若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冒然往前冲,一定是给敌方"送人头",所以,如何主动出击成了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师长和师政委是否能成功掩护军团主力进军的关键所在。

在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师长王光泽与师政委段苏权的指挥下,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采取了"分而制之"的游击战术。他们率领部队向着西南迂回,而附近的铅厂坝、枫香溪等容易埋伏的地带,正是他们与敌人开战的好地方。就这样,哪怕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人数不足,仍旧利用巧妙的战略战术分散、拖住了敌人。

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与敌人顽强抗争了半个多月,战士们经历了数十场战争的洗礼,终于圆满养成了掩护主力部队战略行军的任务。固然,在此次战争中,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师长战功赫赫,是我党的英雄。但是,他同样也吸引了敌人眼球,坚定了敌人消灭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决心。

英雄末路

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圆满养成了党组织给予的掩护大部队战略性行军的任务,让国民党部队吃了个"闷亏", 国民党的重兵被"耍了",我党主力已然顺利转移,他们如何能够甘心?此时,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俨然成为附近国民党驻守部队的心腹大患,消灭我党的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成为敌人"将功赎罪"的"法宝"。

诚然,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战略战术尤为精妙,但是,毕竟兵力、实力在那里,哪怕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障眼法"如何的高超,给敌人足够的时间,敌人依旧可以很好地摸清我方的套路,此时,我军主力已然转危为安,但是,我方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危矣。

1934年11月10日,敌人出动了川、湘两省的国民党军妄图通过围剿黔东特区印江县沙子场,一举歼灭我方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然而,敌人的谋算注定要落空了,我方的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身经百战,如何能够被轻易歼灭?

面对敌人的步步紧逼,王光泽带领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开始向荒野撤退,从深山到密林再到悬岩,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之下,一次又一次艰难逃生。

11月14日,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在王光泽的带领下,奇迹般地摆脱了川、湘两省的国民党部队到达梵净山区。此时的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碰到了敌方的国民党黔军将领李成章,他将兵力分成三路对于当时以护国寺为临时根据地的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发动进攻。

此时的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占据优势地理位置,在师长王光泽的带领下,进退有度,打了一场漂亮的守卫战。然而,此时的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就像一块肥肉一般,虽然黔军将领李成章及部下并没有将他们打败,但是国民党并不缺能上战场的将领与部队。

于是,又一位黔军将领柏辉章率领部下在江口民团的配合下,包围了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此时,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师长王光泽意识到,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驻扎在梵净山并非长久之地,撤离已然成了必然。

随后,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在师长王光泽的带领下趁着月色翻越了海拔两千五百多米的梵净山,经过马槽河到达了寨英。

第二日凌晨,在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对于孟溪区公所的突袭战斗中,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师政委段苏权负重伤,王光泽只得带领部队向西南进发,进入了当时隶属于贵州的松桃县。

祸不单行,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在新庄附近再一次遭到了敌人的围追堵截,从枪战到肉搏,王光泽拔出大刀:"冲呀!"。

他带领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战士们踏着鲜血,突出重围,于绝境之中走出了一条生路。

然而,经历这次惨烈的战事,此时的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只有区区百余人。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人越来越少,而敌人的围追堵截越来越频繁,如何将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的战士们带出去,回到主力军团的怀抱,成为王光泽所面临的难题。

随着敌人的步步紧逼,王光泽决定将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剩下的百余人化整为零,分散突围,去湘西寻找我方的主力兵团。

这一次,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王光泽,在他到达秀山县的上川之时当地的县民团认出了他的身份,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师长。于是在川军第二十一军直属第四旅一个连的护送下,王光泽被带到了第四旅旅长田冠伍的面前。与此同时,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被捕的消息传到了当时的川军领导人刘湘的耳中。

在上级的指示下,第四旅旅长开始了对于王光泽的劝降工作,从珍馐美食到甜言蜜语,仍旧没有动摇王光泽身为共产党人那钢铁一般的意志。他却甚至怒目圆睁,指着田冠伍的鼻尖子说:"我们工农红军,是革你们的命的,你们总有一天会被我们消灭,等着瞧吧!"

面对如此羞辱,第四旅旅长自然不会轻饶王光泽,他下令让部下对王光泽用重刑,将王光泽的双脚上锁上沉重的脚镣,为防止脚镣的脱落,用两颗烧红的粗铆钉钉死。

在1934年12月21日,接到蒋介石命令的川军将领刘湘将工农红军黔东独立师师长王光泽就地处决,当时的王光泽仅31岁。

王光泽死了,为了我党,为了人民,他牺牲了。我们怎能忘记这位革命英雄?于是,酉阳县人民政府自1949年开始寻找王光泽的遗体,功夫不负有心人,在1982年4月一个名叫邬家坡的地方,烈士王光泽那具套着铁镣的尸体被找到了。

我们庆幸自己生活在和平年代,哪怕我们的生活并不完美,我们仍旧是庆幸的。"喝水不忘挖井人",重提"脚镣遗骸",我们不由思索如今的和平生活到底是多少革命人士饱经磨难换来的?回忆以王光泽为代表的革命英雄,我们愈加珍惜如今的和平生活。感恩祖国,感恩无数将鲜血洒向光明的革命者!



到过这里的访客更多>>